www 看過請給點意見,第一次寫www

PS.不知道該用什麼顏色,看的吃力跟我說一下 ˊ 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或許,我喜歡是不該喜歡的人,我喜歡上……
*
*

雖說自從媽媽死去後,我變得不想出門,因為那天……是因為我死去的,我為此事變得不太喜歡說話,放學也直接回家,完全沒有想跟同學回家的念頭。


我,或許是不幸的吧?


爸爸在外地工作,說是為了賺錢,其實是討厭我的吧?無須騙我的,真的。

我身邊最親的應該是哥哥吧?他是我唯一的哥哥,雖然他總是安慰我,我並沒有有那麼不幸,我也希望能跟他親密一點,不過,我有那個資格嗎?我不會傷害到他嗎?

*
*

大概是前幾天,因為哥哥說我很久沒出門,叫我出去走走。

「我並不想出門。」我淡淡的說著。我繼續在我的房間裡看著自己的書,

哥哥卻理也不理我把我從房間抓出去,哥哥跟我說了幾句叮嚀的話,說什麼不準太早回家之類的吧?為甚麼我一定得出門?

算了!出門就出門。

我從旁邊的鏡子看了看自己,媽媽以前總說我的眼睛很大很美、長得很秀氣,其實自己並不覺得有多美,或者說跟美沾不上邊,旦總有人因為長相而靠近……

我把黑髮稍稍梳理好,帶上了我的耳機,我今天稍稍穿的語平常不同,並沒有像之前那麼的鮮豔,如過要形容的話應該是成熟吧?畢竟我很少穿著黑色的衣服,也很少把頭髮放下,應該無所謂吧?


隨便逛逛好了,嗯?前方怎麼一大群人?而且全是女性?大概是明星之類的吧?我沒有什麼興趣,繞路吧……

我正要走的時候,被不知道哪個人給絆倒,在要跌下之際,有人強而有力的抓住了我,避免了我與地板親吻,旦不太好的是,我的腳因此擦傷,我也因重心不穩撞入他的懷裡,我把視線往上看,筆直的直視那個人的眼睛,我不得不說,他長得很好看,細瘦的臉龐襯托他翡翠般的綠眼,髮色就像太陽的燦爛,劉海就像天生般的,乖乖平貼於他的臉龐。

「謝謝。」我輕聲對他說。

「妳……真的沒事嗎?」他盯著我腳上的傷疑惑的問。

雖然真的很痛……不過又不是他的錯,而且也不至於無法行走,所以我決定說謊。

「……沒事的。」我佯裝微笑像前方的男子笑道。

男子聞言愣了愣,緩緩道:「妳知道嗎?其實妳的演技沒有妳想像中的好。」

「什……什麼?」我問。

其實我當場聽後,我挺想說的是,我從來沒覺得我演技好過,而且又不是你的錯,我想了想,畢竟剛剛他都幫你避於和地板親吻,這樣講話似乎不太禮貌,便決定裝傻。

「明明就很痛,卻想裝做不痛的樣子,走……去坐到長椅上。」

其實,一走路就會痛,也幸好他扶著我,而我從未陌生人如此靠近過,而且又是……男人。

在我想到一半時,不知不覺走到了長椅。

「妳在這邊等著哦。」男子說完便跑著離去。

他是在……在幹什麼?算了……我不想想那麼多!我挑望著四周,現在才發現,秋天的葉子,飄落而下,身邊的水池,感覺是如此的清涼,雖然早上不像黑夜般寂靜,旦,至少我的心是如此寂靜,一道風吹過,男子緩緩走了過來,他的頭髮隨風飄逸,是如此的柔順,讓人如此想碰觸……

「嗚……痛……好痛。」我的思想被突然的痛覺打斷,我看著他……他卻在笑?興災樂禍阿!?

「別亂動,我再擦傷口,噗…」他笑著用方巾擦著傷口。

「明明就很痛,卻一直忍,這樣誰會懂妳在想些什麼?這是懲罰說謊的孩子。」他稍出力的用著傷口。

「……不要故意,很痛阿!妳是小孩子嗎!?」我大喊。

他臉上緩緩露出笑容緩緩的說:「逞強的人才是小孩子呢!」

雖然不能反駁,不過我還是動了兩下意思意思……

這是我很肯定他的笑容加深了。

「是不是沒話說了呢?好了,不要動要上藥了。」

我雖不太滿他說的話,不過他很溫柔呢……

「謝謝妳。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呢?」我說完便摀住嘴巴,我為甚麼會說這種話?感覺就像在搭訕一樣!

「琥春。」他好像看破我似的說著。

「琥……琥春?」我試探性的叫出他的名子。

他的名子好特別呢!

當我恍神過來後,我的腳上包了幾層紗布,明明不嚴重,為甚麼需要包紗布呢?

「那……我先走了」琥春轉身離去。

「等等……」當我話語未盡,他便已離開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是第一次寫啦,太爛不要介意(?)

有建議,就謝謝啦!旦……請別太凶!!(>"<)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幻夜★ 的頭像
幻夜★

曾經

幻夜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